<sup id="y8xv80"></sup><blockquote id="y8xv80"></blockquote><dir id="y8xv80"></dir>
          • <span id="9ekn77"></span><option id="9ekn77"></option><i id="9ekn77"></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彩巴助手,細雨閑花皆寂寞,文人英雄應如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 2020年01月21日     浏覽數量: 86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客本答曰:“那需要二十年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個人都在心靈深處有一處花冢,埋藏那些滂沱淒美卻不爲外人道的情感。而這座花冢,被寂寞上了一道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人的寂寞可以被印在書上,刻在碑上,這寂寞是美麗的,是供人欣賞的。但沒有哪一座碑可以永恒過山水,韓愈的故事告訴彩巴助手們,那些英雄的寂寞是奉獻,我們應該恭敬地去仰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的細雨不止于沾濕了衣裳,更落在了厚重的土地,滋潤了一方水土;他們的閑花也不止于鋪滿路面,更深嵌土地,“化作春泥更護花。”他們的紅線那端,是蒼生百姓!他們將寂寞化爲動力,去“爲天地立心,爲生民立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納蘭是寂寞的。他的好友曾歎:“家家爭唱飲水詞,納蘭心事幾人知?”無疑,他是相國公子,禦前侍衛,人人歆羨。然而,在他的內心深處,卻埋著深深寂寞。他在小院中拾得翠翹,卻“何恨不能言”,只能歎一聲“已經十年蹤迹十年心”。他向往平淡與樸實,然而這願望在世人眼中便如那細雨,任是將自己打得全身冰冷,也只是無聲而已矣。納蘭的寂寞是一個人的悲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細雨濕衣看不見,閑花落地聽無聲。”每每讀起這句,不禁感歎細雨與閑花的寂寞。當那迷蒙的小雨,一點一滴打落在羅衫之上,誰說這感情不滂沱?不然怎的浸濕了整件衣裳?當那柔美的花朵,飛舞旋轉飄落在青石路上,誰說這感情不壯烈?不然怎的鋪滿了整條幽徑?然而它們卻是“看不見”“聽無聲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客本答曰:“大概要十年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十年豈不更長了?柳生有些納悶,接著問師傅:“如果彩巴助手晚上不睡覺,夜以繼日的練劍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煜也是寂寞的。王國維說他“生于深宮之中,長于婦人之手”。那些打小便坐在龍椅上的孩子們,往往是沒有朋友的。即使生身紙醉金迷,終日燈紅酒綠,也抵不過夜深人靜時無人訴衷腸的寂寞。尤是南唐滅亡之後,家國之恨降臨在這個還不成熟的皇帝身上,更是加了一抹寂寞的灰色在他心頭。他的寂寞也是無聲的,但卻不是無形的。他以自己的真性將那一片片寂寞的花瓣鋪在宣紙之上,將其化爲“一江春水”,化爲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間”。《人間詞話》中有批語:“詞至李後主,遂變伶工之詞爲士大夫之詞。”李煜的寂寞是那個動蕩年代的悲傷,但卻開啓了詞的新時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展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薦展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標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0 2001